兰草原野

【撒米】男主养成计划 Chapter 11

Miyako:

航班是在携程上查的,塞万提斯节其实是学校西方语系的一个活动。

本来是有第四次睡觉情节的,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改掉了,等正文完了和撒隆的夏天一起当extra story放出来。

总之就是米罗360°无死角撩撒总的一章。然而我觉得自己老在无心插柳柳成荫,比如之前被说了撒隆好萌现在又被说卡妙好萌_(:Dゝ∠)_

 

Chapter 11 米罗的心意

 

午后灼热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在地面投下一块块方形的光斑。米罗懒洋洋地躺在沙发里,头枕着撒加的腿,自己的两条腿搁在扶手上,无意义地在空中荡来荡去。他抱着蓝色的靠垫,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撒加无奈地放下手里的书,摸了摸米罗凌乱的头发:“别叹气了,你那里的活动一结束就赶过来,然后我们再一起把西班牙的景点一个一个逛过来,好吗?”

米罗仰起脖子看了撒加一眼,没有回答,但脸上分明写着“不好”两个大字。

时间倒回一个月前。撒加的经纪人、忠实的伙伴修罗询问他是否愿意5月底参加在他的家乡西班牙举行的塞万提斯文化周活动。两人已经合作了十多年,于公于私都是很好的朋友,于是撒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顺便也想借此机会带米罗一起去,以旅游的方式庆祝自己今年的生日,因为他记得米罗说过自己还没去过西班牙,很想品尝一下那里的海鲜饭。然而事情总是不断地在发生变化,正当他们已经订好机票酒店开始幻想美好的假期时,艾俄洛斯的电话不期而至,通知米罗28到30号三天必须到纽约出席某运动服装品牌的新品发布会。由于这个品牌是他的主赞助商,他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这么一来,至少30号那天他肯定来不及赶到西班牙了。

“唉……”米罗不去理睬撒加忧郁的目光,翻了个身自顾自地开始午睡。简直就像一只生闷气的猫,撒加苦笑着从旁边拿过薄毯盖在他身上,然后继续看书。

 

大概是连老天都感知到了撒加如文学少年一般的忧郁,生日那天马德里一直在下雨。虽然活动在下午,但雨水砸在玻璃窗上的声音让他感到烦躁,索性起床在酒店里看电视。午间娱乐新闻里播报着那个品牌昨晚新品发布的消息,一身新款服装的米罗出现在屏幕上,向他扬起帅气而骄傲的微笑。撒加看了看时间,大概他还在睡觉吧,所以才连个电话都没有。一个人的生日真是无聊啊……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屏幕上赫然是米罗的名字。

“撒加,生日快乐!”一接通,听筒里就传来了他兴奋中略带疲惫的声音,“抱歉,昨天的晚宴结束得太晚了,我刚刚才睡醒。”

“谢谢,你那里还早吧,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先给你打个电话,等会儿再接着睡。昨天真是累死我了,喂?撒加?你听得到吗?”

“我听得到,你呢?”撒加站起身,寻找着哪个位置信号可能好一些。

“信号不好,我听不清你说话,你能把窗户打开到那里说么?”

外面还在下雨,不过撒加依然来到了窗边单手推开玻璃,些微的雨水随风飘了进来。“怎么样,现在听得见了吗?”

“嗯,听见了,你就站在这里别动啊。”

开窗后没多久,就有眼尖的影迷隔着老远认出了他,然后底下三三两两的人越来越多,还夹杂着女粉丝们的尖叫,撒加趴在窗台上,无奈地向他们挥了挥手,然后无视下面更加响亮的声音,继续和米罗聊天,“刚才说到哪儿了?”

“昨天累死我了,天一亮就出发到了会场,然后一直待到发布会结束,只休息了一会儿就要参加赞助商晚宴,吃完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娱乐活动,折腾到半夜才回来。你那里怎么样?”

撒加轻笑道:“除了修罗安排的活动我哪儿都没去,就等你来我们再一起去。”

“是吗?”米罗听起来很高兴,“对了,我记得西班牙有奔牛节?”

“那个在7月,再说了那么危险的活动不准去。”

“好吧……对了,艾俄洛斯说又有一部新片的导演想让我去演了,不过我问他是什么内容,他好像有些吞吞吐吐的,你有听说什么消息么?”

“我?艾俄洛斯是你的经纪人啊,我哪有什么消……”

米罗忽然打断了他:“撒加,你往下看!”

“什么?”他有些不明所以,下面除了绿化就只有粉丝了,有什么好看的?

“看楼下!”

撒加只得向楼下看去,女粉丝们又开始尖叫。他注意到人群最后排有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在向他挥手。他站在连绵不断的雨中,没有打伞,另一只手扶着黑色的行李箱,红色运动外套的风帽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垂落在胸前的卷发却是那抹他再熟悉不过的金色。

那分明就是他的米罗。

“米罗?你怎么来了?我现在就接你上来!”撒加说完,不等对方回答便挂断电话跑了出去。

 

当他拉着米罗的手重新回到房间,没等门完全关上,撒加就迫不及待地把面前淋得半湿的人紧紧抱住,吻上了略显冰凉的唇。米罗拉掉碍事的帽子,感受着熟悉的温度,以相等的热情回应着他。良久,撒加才依依不舍地略微放松手臂,如果不是马上要出门,他真想现在就把米罗按到床上,“笨蛋,怎么不通知我,出门不知道查天气预报吗,生病了怎么办?”

“我想给你个惊喜,”温暖的房间让米罗感觉舒服了不少,“昨天的晚宴一结束我就去机场赶10点最后一班飞马德里的航班,不然下一班要30号下午5点,那样的话明天早上6点多才能到这里,我等不了那么久。还好我腿脚挺快,总算赶上了。”

“艾俄洛斯那个工作狂居然放你走了?”

“赞助商的事情都办完了,本来昨晚和今天就是没有正事纯粹去玩的,可我觉得还是你比较重要,所以我就跑过来了。我知道你一定想看到我,我也很想你,而且我想当面跟你说,撒加,生日快乐!就是没来得及买生日礼物,你不会怪我吧?”

看着因为一冷一热脸颊微微泛红的米罗,撒加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是再次抱紧了他,“不会,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米罗疲惫地将下巴抵在撒加的肩头:“你一会儿有工作吧,正好让我先睡一觉。”

“睡吧,”撒加微微侧过脸吻了吻他的头发,“好好休息,晚上带你去吃海鲜饭。”

 

但撒加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居然在今天的活动中看到了卡妙的身影。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虽然在他看来卡妙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为他的情敌,因为米罗喜欢的一直都是自己。撒加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但也没有圣父到能够对一个一直在觊觎自己最重要私人财产的人还以礼相待。

另一方面,卡妙也觉得很不爽。他是在赞助商安排之下出席这个活动的,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撒加。上次在片场意外撞见两人的亲密举止后,卡妙几乎是当场落荒而逃,但冷静下来之后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米罗是一个好恶分明的人,可从他平时对撒加的态度来看实在不像是在对待恋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撒加这种自说自话独占欲超强的人是不可能让米罗幸福的。

结果就是两人相互看不顺眼,整个活动现场沉浸在一种诡异的低气压中,主办方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招待不周。猜到了八九分内情的修罗瞥了一眼爱理不理的两人,不由得感叹,卡妙你抢谁的东西不好偏偏去抢撒加的,抢他的什么不好偏偏去抢他的人,这不是自找的吗……

握手会开始前,撒加接到了米罗的电话。“总算睡醒了,”他慵懒的声音让撒加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你在哪儿?我来找你。”

“不用了,活动结束之后我回酒店接你。”

“多浪费时间,正好我想出来走走。”然后米罗顿了一下,坏坏地说:“撒加,你不会在干什么不能让我看到的坏事吧?”

“胡说什么,”我只是不想让某人看到你,“那我把地址发给你。”

 

活动结束后,卡妙板着脸第一时间离开,却意外地在门口看到米罗正从出租车上下来。“米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美国么?”卡妙昨晚还在酒店里看了这场新品发布会的直播,没想到真人第二天就出现在了眼前。

米罗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撒加刚才不想让他来的原因。“嗨,卡妙,真巧,好久不见。我昨天是在美国,不过提前走了。”

卡妙深吸一口气:“有时间吗?我有话跟你说。”米罗想了想,点点头,跟着卡妙来到了路边一棵树下。

“你是来找撒加的?”卡妙直奔主题。

“嗯。”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对,我们已经……同居半年多了。”虽然有些残忍,但米罗觉得还是要把该说的都说清楚。

“为什么?”最不愿意接受的真相被证实了,而且还发展到这一步,让卡妙不可抑制地激动了起来,“为什么是他?这种蛮不讲理傲慢至极的人有什么好!你不应该和他在一起!他……”

“卡妙,”米罗打断了他,表情也严肃起来,“你不觉得刚才的话很没有礼貌么?”

这是卡妙印象中米罗第一次用充满敌意的语气和他说话。冰冷的话语刺痛了他,也让他冷静了下来,“对不起,是我失控了,对不起。”他整理了一下头绪,才谨慎地重新开口:“米罗,你应该清楚,撒加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只是新人,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全都要靠自己,还要防着各种不怀好意的人;而他已经拥有了业内最高的荣誉,什么都不缺,所有人都围着他转。他身边有多少追求者你不会不知道,他选择了你也许只是正好觉得你比较特别而已,等哪天新鲜感过去了他厌倦了就不会再要你了。米罗,我相信你不是带着目的去接近他的,可是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他真的值得你付出自己全部的感情么?”

米罗看着他,知道这双对其他任何人都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睛此刻投在自己身上的是真挚的关心和强烈的爱意,但他不能回应,也不想回应,因为他的世界已经和另一个人的融合在了一起。“当然。卡妙,你知道么,撒加他是我从小的梦想。我当然清楚我们现在还不在一个水平上,但那又怎么样?我会一直追在他身后,直到有一天能和他并肩站在同样的高度。”

“你这只是崇拜而已……”

“没错,一开始我的确只是崇拜他,可现在不一样了。两年多来他一直关心爱护着我,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也不管我是不是误解了他。”想到那几天莫名其妙的冷战,米罗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嘴角忍不住上扬,让卡妙觉得很嫉妒。“而且撒加不是什么都不缺的人,至少他缺一个能够坦诚相待,跟他一起在那个大房子里嬉笑打闹的人,我知道他是认真的。我喜欢被他爱着,所以我也愿意毫无保留地去爱他。”

卡妙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我也喜欢你,米罗,从两年多前第一次遇到你开始……”

但米罗再次打断了他:“我会当作没有听到这句话,如果你不想让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的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按掉,“到此为止吧,撒加还在等我。再见,卡妙。”

再见,他留给自己的只有这一个词,卡妙看着那金色的身影头也不回地离开,觉得仿佛被扔进了北冰洋的最深处。

 

撒加选择的晚餐地点是修罗亲戚开的一家小餐厅。“小气鬼,”米罗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我还以为会是什么豪华餐厅呢。你这次给修罗这么大一个面子,来这里吃饭他肯定不要你钱。”

“你懂什么,”撒加翻开菜单摊在他面前,“他的亲戚是巴伦西亚当地人,原料也都是从那里特地运来的,比起那些广告词写得天花乱坠谁知道到底是真是假的餐厅靠谱多了。再说,你很想让自己扔下赞助商七个多小时飞跃大西洋就是为了和我庆生的事情变成明天八卦版的头条?没发现这里今晚全被我包下来了么?”

米罗看了下周围,果然,明明应该是人声鼎沸的饭点却只有他们两个客人,还有一个胖胖的大妈服务员微笑地看着他们,一脸心知肚明的表情。他撇了撇嘴开始闷头看菜单,撒加托着下巴凝视着对面的人,感到心满意足。

等菜的时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顺便计划吃完饭该去哪儿走走。米罗看着窗外黑色的树影,突然转过头冷不防地冒出一句:“对了,今天有人向我告白了。”

撒加瞬间有些惊讶,不过立刻猜到他一定是遇到了卡妙,心想这个外表冷漠内心奔放的法国人真是麻烦。“那你怎么回答的?”

米罗微微前倾,两臂搁在桌上,看着撒加的眼睛很认真地答道:“我拒绝了,因为我已经有一个同居人了。虽然他总是自说自话、霸道、不讲理、审美好像也有点问题,可我就是喜欢,别人再好我都不要,何况他还没那么好。”然后他勾起嘴角露出标志性的坏笑,“怎么样,这个回答满意么?”

撒加侧过头,一手挡着嘴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伸手揉了揉米罗的卷发:“满意,不过你知不知道你的毛病也很多,睡相难看、喜欢顶嘴、教了你那么多菜却只知道做炸鸡腿……”

“我做的炸鸡腿可是极致的美味,你这么嫌弃的话以后不准吃。”

“想都别想,”撒加立即驳回,“这个房子是我的,房子里的东西包括你在内也都是我的,什么叫不准?”海鲜饭浓郁的香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看来你对所有权的认识还不是很清楚,先吃饭,吃完再说……”

 

然而吃完之后他们已经将这个话题完全抛在了脑后。正宗的巴伦西亚风味美食外加手工现做的奶油蛋糕把两人的胃填得满满的,连向来注意饮食的撒加都难得吃过量了一次,于是他建议先散步到西班牙广场看烟花,然后再走回酒店,反正天色已黑,也不会有人认出他们。

夜晚的广场上三三两两都是来看烟花表演的人。他们在塞万提斯纪念碑下随便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夜空中一朵朵绽放、消失,硫磺的味道伴随着人群的欢呼围绕在他们周围。撒加仰着头,觉得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悠闲地庆祝过生日了。在遥远的记忆里,自己都是在与加隆的打闹和斗嘴中一起迎来新的一岁。后来他们有了各自的事业,而他的工作性质注定剥夺了他大部分的隐私,生日派对这个曾经只属于亲密家人的活动也变成了对外人际交往的舞台以及吸引粉丝的机会。即使围在他身边的人再多,却依然填补不了内心淡淡的失落。不过从现在开始,有米罗会陪着他。想到他中午的从天而降和刚才的话语,撒加望着天空,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有什么柔软而温暖的东西忽然轻碰了一下嘴角,他转过头,看到米罗的脑袋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搁在他的肩膀上,爱恋的目光望着他,似乎已经看了很久。“你在笑什么?”

如爱琴海一样美丽的蓝眼睛此时正随着烟花的绽放而映出不同的颜色,帅气的脸庞忽明忽暗,让撒加觉得有些不真实。他抬手理了理米罗鬓边的头发然后顺势抚上了他的脸颊,掌心传来熟悉的温度,“你觉得呢?”然后侧过头吻上了他微笑的嘴唇。

舌尖上隐约传来了刚才蛋糕上甜甜的奶油味。

评论

热度(86)

  1. 兰草原野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夜_飘逸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cccelianchan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Marina_铁罐的笑容由我来守护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草莓momoko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6. 洛子伊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7.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