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原野

海之彼岸part.3

埃尔文的第二根鼻毛:

—第三章—
利威尔的发烧好了没几天之后,利威尔匆匆的开始了自己的休假,他原本是打算去尼泊尔的费瓦湖玩上一趟,他的计划和行程都安排妥当,连酒店他都定好了景区旁边最棒的风情小楼,可等到最后他却坐上了前往美国洛杉矶的飞机,原因再简单不过,那是埃尔文的家乡。
其实利威尔去过几次美国,因为工作,去过纽约和加州,美国没什么出名的自然风情区,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要说闻名一点的也不过就是自由女神和白宫,人造的建筑他不是很喜欢,只是埃尔文听说了他要去旅行,告诉他:“旅行享受的不是风景而是心情,去享受树林中抚过的微风,去享受泉水的甘甜,亦可以享受城市的热闹繁华,甚至是夕阳下的操场,咖啡屋里的热可可...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好好走走,特别有意思”
利威尔听到他这么说之后当机立断的决定飞往他的故乡洛杉矶,他突然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不戴口罩不戴墨镜,像个普通人那样逛逛街了,或许大城市也是不坏的选择。
.
利威尔是想邀请埃尔文一同前去的,但埃尔文的拍摄正进行了1/3,虽然很遗憾,却也不能影响到利威尔独自旅行的愉悦,他临时退了尼泊尔的机票,退了风情小楼,一个人,一个小拖箱,一台相机挂在脖子上他就走了,这一走就是一个月,期间他也会发发微博,晒晒旅行途中的风景,也会和埃尔文打会电话,不过对方很忙,通常都是不过几分钟他就不得不离开了,利威尔觉得有些可惜,到了深夜独自住在酒店里他总是会想着埃尔文的卧室里暖暖的灯光和松软的棉被。
.
.
利威尔的旅行接近尾声,他的最后一站定在了法国,目的地还没见着影子,刚下飞机,利威尔的爷爷就急急忙忙打来了电话,电话那头声音焦急得不行甚至带上了哭腔,说是利威尔的妹妹莉娜给走丢了,利威尔的妹妹莉娜是他父亲和后母生的,利威尔的母亲在他初中的时候过世了,父亲五年后找了新的妻子生下来莉娜,没想到莉娜三岁的时候父亲就因为车祸去世,那个年轻的妻子马上收拾东西跑了,后来听说是改嫁了吧,利威尔挺恨她,因为作为母亲她从未爱护过莉娜,小莉娜今年八岁,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特别懂事的小姑娘,出去也不会说利威尔是他的哥哥,因为利威尔不想让别人知道莉娜是自己的妹妹,莉娜也知道哥哥这完全是出于保护她的目的所以从来闭口不谈,利威尔很忙,虽然每个月都往家里打钱但是很少回家看看莉娜,他只知道莉娜是在知希小学读二年级,平时爷爷奶奶接送他之外就不知道更多了,现在莉娜走丢了,听爷爷口中说是去接她的时候老师说放学之后就没注意到莉娜去了哪里,警察那边登记了,但是警察是24小时以上才算是失踪,现在他的奶奶因为着急高血压犯了进了医院,爷爷老泪纵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家亲戚少,爷爷奶奶那代人独自搬到这边来住,周围没什么人能帮忙,情急之下只好求助了利威尔这个哥哥。
.
利威尔当然是着急的。
可他再急也没有用,他刚到法国,立刻飞回去的航班也是下午,到中国至少八小时以上,而且他这里的白天是中国的晚上,夜里一个小姑娘能去哪里,利威尔真的急得不行,机场还没出,转了个弯又回去定返程机票,他安抚了一下老人的情绪之后厚着脸皮去打那些和他有多年交情的老友的电话,语气低三下四到几乎求他们,而可笑的是,那些所谓的几年交情的老友给他的答复是“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忙得脱不开身,你先找xxx吧”“不好意思我也很想帮你但我现在不在那里我在xxx办事呢”
.
利威尔觉得绝望,他每打一个电话,就绝望一分,最后映在他眼底的是那家伙,埃尔文。
.
埃尔文昨天告诉他,他今天晚上打算返程去美国继续拍摄,中国的景似乎已经拍完了,如果没错他现在应该在机场,而且埃尔文和他相处不过一个月,见面才两次,上次生病已经很麻烦埃尔文了,这次怎么好意思麻烦他,况且他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家事吧,利威尔越发觉得绝望,他垂下手,最终没拨打出这个电话,但不过多久他的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名字显示是埃尔文,犹豫了一会他还是接听了起来,对面那头的埃尔文像是心情不错,他说他已经在飞机上了,等拍摄完之后有机会会回中国巴拉巴的,利威尔静静的听着,鼻头有些酸涩,他很无助,感觉被孤立在世界之外,想呐喊,求救,到了嘴边却成了淡淡的一句“嗯”,他不想让埃尔文担心,也不想耽误他的工作。
.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只是简单的一个“嗯”,他不知道埃尔文究竟是怎么听出来他的心情不好或是怎么听出他正在烦恼,埃尔文总是有魔力,像个怪物,随随便便就能洞悉他的一切,这话就像是枯井中垂下的藤蔓,可能可以让他攀上光芒,也可以让他坠入无底深渊。
利威尔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
.
他以为埃尔文会把电话挂掉,但他却一直耐心的等着,利威尔听到他的那边响起了请系好安全带的提示音,他感觉那条藤蔓就快要断裂,无论怎样..想告诉他,就算他没法帮自己,也想告诉他,想依赖他,依靠他......
.
想见到他...
.
“埃尔文....帮帮我....我真的找不到别人帮我了”
利威尔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手机,他的声音颤抖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或是紧张,他的声音带着些沙哑,而且他听到那边开始无尽的沉默,没有回应的沉默,利威尔开始绝望,慌乱,他觉得他毁了他和埃尔文建立起来的短暂的友谊,就在他打算就此挂断电话时,他听到了那边气喘吁吁的喘气声,埃尔文的声音再次传到他耳边来:“差点飞机就起飞了,还好我跑得快,哈哈。”
.
利威尔楞了楞,他像是听懂了埃尔文的意思,又像是害怕自己听错了,所以他一直沉默着,直到埃尔文接着说。
.
“说吧,什么事?”
.
.
......
其实让埃尔文去找人真的是下策中的下策,因为埃尔文人生地不熟,虽然不是路痴,但是很多路根本不认识,再来,欧洲人的通病,就是看亚洲人的脸都觉得长得差不多,但利威尔没有办法,他觉得能多找一个人就多一个人,但目前除了埃尔文没人能帮他,佩特拉是很愿意帮他,但佩特拉也在国外,说马上订机票回来,利威尔就连忙拒绝了她的好意。
埃尔文大概知道事情之后也收到了利威尔传过来的照片,当即就出发去了医院找到了他的爷爷奶奶,说明来意之后向爷爷奶奶要到了他妹妹班主任的电话,又通过他班主任要到了他班上所有家长的电话,向他妹妹的好朋友们询问下来之后大概知道的是,他妹妹放学之后和一个小男生走了,埃尔文大概知道那个小男生绝对是他妹妹的小男朋友,他没有明问,只是委婉而肯定的说:“哦,好像是听说她今天是去给她男朋友过生日?”
埃尔文这么肯定的一问,那边的小孩子就会很惊讶的回答他:“你知道他有男朋友啊,但是不是去过生日啦,说是去约会了”
.
小孩子的嘴巴总是藏不住事,大概是因为莉娜跟他们姐妹们说家里人不知道自己有男朋友,埃尔文一上来说是他哥哥,又铺垫了一堆妹妹经常跟他说心事的戏码,继而一说他有男朋友,他的姐妹总有一两个露馅说出来的,这时候埃尔文继续用他低沉温柔的声音去蛊惑,他用为难的口气抱怨说:“他奶奶太着急了都晕过去了,再这样我可没办法帮他瞒住他有男朋友的事情了,我得赶快接她回来她才不会露馅啊”
这么一说,他的姐妹们一想,叽里呱啦的供出来了。
.
埃尔文心底也松了口气,还好莉娜是自己出去玩了而不是被拐卖了,不然他怎么不知道怎么办好。
.
开着他的跑车到了小吃广场,远远就看见两个小个子的孩子在一个摊位前被店长拉着训话,大概就是说他们吃了东西不给钱,埃尔文一眼就认出了莉娜,那双黑色的眸子和利威尔如出一辙,水汪汪的要哭的样子却倔强的忍着,埃尔文带好墨镜和帽子上前走到两个孩子身后,一边拿着钱包一边有礼貌的像店长道歉:“真不好意思,这孩子是我朋友的妹妹和她的小同学,单我来买,真不好意思”
.
道完歉交完钱,听完老板的絮叨他才蹲下掏出怀里放着的白手绢给小女孩擦擦眼泪:“莉娜,我是你哥哥利威尔的朋友,我来接你回家,好不好?爷爷奶奶可担心你了,可不能任性了,嗯?”
莉娜是个精明的小孩子,虽然埃尔文帮了他,他还是离埃尔文有一段安全距离,直到埃尔文提及利威尔和爷爷奶奶,再仔细看了埃尔文的面容之后,小姑凉才相信了这一切,惊讶无措的捂着小嘴瞪大了那双大眼睛,埃尔文知道他是知道自己,也知道他的无措来自于他身边的小男朋友,所以埃尔文什么也没说,牵着两个小朋友上了自己的车。
上了车,他才摘掉了帽子和眼睛,一边给他的爷爷打电话报了平安,一边给利威尔下了一道定心丸,他把男孩子送回了他家,然后把莉娜交给了她的爷爷奶奶,接下来他需要定一张立刻飞往美国的机票,但就在他到了机场正在售票大厅排队买票时,他的电话响起,是和他合作的电影公司,电话接通对方只说了一句话:“You made me disappoint.And You needn't come back.”
埃尔文听得一头雾水,刚想开口问发生了什么事,对方就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
埃尔文思前想后,自己除了没乘坐他们安排的航班之外似乎没做什么过分的事,电影拍摄都进行了大半又告诉自己不用回去了是打算重新找一个主角吗,可是为什么?
想来想去埃尔文也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那些坏脾气的大导演,直到他的手机新闻头条的提示音响起他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微微收紧了瞳孔,不可置信的看着,看着。最终力量仿佛抽空了一般的垂下了手,挤着买票的长队出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机场。
.
.
......
利威尔是第二天凌晨到的中国,他忙忙碌碌去了一趟医院本来打算支付医药费结果发现埃尔文已经帮他开了医药费,爷爷奶奶倒是一个劲称赞埃尔文是个老实本分的好孩子,老人家的确是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词藻,在他们眼里老实本分就是他们能找出的最高的评价了,利威尔是不知道埃尔文做了什么让两个老人包括他那个小妹一提到埃尔文就喜笑颜开,要知道当初他搞音乐的时候可是全家反对,说他不务正业,连小妹也说“哥哥这样死鱼眼矮个子是不会有人喜欢的”,怎么这一套理论到了,同样“不务正业”的埃尔文那里就成了老实本分了吗,难道身高真的这么重要。
.
利威尔想是这么想,心底还是感激埃尔文的,他为了自己延误了拍摄航班,估计现在还在飞机上吧,利威尔这么想,但当他打开手机想看看有没有没看到的消息时,看到的却是新闻头条,刺眼的黑色笔墨毫不介意的泼洒着肮脏污秽嗯词句。
.
【埃尔文.史密斯,私生女曝光,私生活混乱】
.
利威尔几乎是不可置信的颤抖着点开那篇新闻,标题下面配图就是埃尔文抱着莉娜去医院里的场景,后来又是些乱七八糟的截图,一些模糊的像是埃尔文和某女星一起吃饭的照片,就说埃尔文和那个女人有染,又有些埃尔文私下和另一个女星牵手的图片,又说和这个女星有染,看上去图片真的是头头是道,但利威尔心底却深信埃尔文压根不会做出这些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觉得是有人早就打算故意害他,只是这次的莉娜的事情,却是利威尔一把把风口浪尖的埃尔文推进了深渊。
利威尔突然觉得愧疚得不行,他的胸口隐隐作痛,很快他接到了电影制作方的电话,电话里说要和他解除片尾曲录制的合同,制作方说,当初选择利威尔是因为埃尔文推荐并且非常喜欢利威尔,但现在,埃尔文也被解决了,意思就是,利威尔也可以跟着麻溜的滚蛋了,违约金他们也不打算赔偿,说和利威尔签约的是埃尔文,说他们是连带关系,利威尔是没什么心思关心什么解约什么违约金。
制作方的电话无疑雪上加霜,他突然觉得胸口的顿痛越发的严重,掐了电话,他甚至不敢去面对埃尔文,因为他知道,埃尔文被他害得彻底,想必也,被讨厌得彻底。
.
.
........
埃尔文吃下了药品里的最后两粒抗抑郁的药丸,随手就把药瓶子放在了床头,他总是刻意又或是不刻意的收集吃光的药瓶子,然后以此告诉自己,他又浪费了多少时间在这该死的抑郁症上。
埃尔文有抑郁症,一开始只是轻度,后来转到了中度。
.
埃尔文勉强算是积极的配合了治疗吧,抗抑郁的药一直在吃,也总是保持着笑容去面对所有的一切,任何人眼里,他都是个乐观又阳光的大众情人,只是埃尔文自己知道,他演过太多角色,温情的,绅士的,偏执的,固执的,太多太多,多到....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他很累,却从不对任何人提起。
他迷茫,却总是指引着别人的方向。
他是最黑暗的,却在别人的世界里发着暖色的光芒。
.
当所有人沉沦在他星辰般的眼眸之中时,却触及不到星辰背后的黑夜。
所以痛苦,所以绝望。
.
.
当然,原本埃尔文是这样描绘自己的。
直到他的门铃响起,他打开门,照亮他的那束光就站在门外,急匆匆的模样,脸颊都因为缺氧而通红,他一手按在他家的大门上,弯着腰喘气,老半天了才抬起头来,那双黑色的眸子注视着他,比任何金属都坚韧,比任何宝石都美丽。
.
“埃尔文。”
那人说:“我会帮你讨回公道。”

评论

热度(28)

  1. 兰草原野螺旋大驼垂直升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