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原野

【团兵】Fate / Reunion(10)

萝卜酥:

即使是盛夏,清晨的空气依然潮湿寒凉,更别说五十层烂尾大厦的顶层。利维锁定视线中那一座两层小楼,以英灵的敏锐视力辨认出门口挂着的招牌,喃喃自语一般向电波另一边的埃尔文确认:


“耶格尔诊所?”


右耳传来埃尔文的声音:“准确来说,是‘格里沙·耶格尔诊所’。”


“啊,没错,上面还有小字,格里沙。”利维觉得头皮发麻,“呵,那家的父亲送儿子上学去了。”


“格里沙·耶格尔和艾伦·耶格尔。不出问题的话,那孩子就是berserker的master。”


耳边埃尔文的语气平静得很,这边利维却隐隐头疼。先是奈尔,再是韩吉和米克,现在连耶格尔父子都在这个世界登场,自己还实实在在地跟狂化的三笠·阿克曼对抗了一阵……


真见鬼了,利维一边在心里抱怨一边环顾四周。耳机传来的指示已经明确,但利维觉得自己必须警惕——


“利维,你在担心什么?”停顿片刻,耳边传来的压迫感更重了些,“告诉我。”


埃尔文这家伙,什么时候连隔空读心都会了?但不告诉他只会让他更担心,或许还会影响他的判断吧。利维这么想着回应:“……archer?”


接下来听到的声音却并非源自耳机:“喔哦,暴露了?”


利维下意识地躲避,硝石的味道随着巨响在空中爆裂,少许糊味比脸颊上的灼痛更快传来。晃动的视野里利维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一个前滚翻躲到水泥柱后他才有余裕喊出袭击者的名字:


“凯尼!”


正如自己刚才的预感,而比起上个世界的对抗,这一位却完全是自己最开始见到的样子:目测不超过三十五岁,最为年富力强同时又有丰富的割喉经验。而那身专门设计来克制调查兵团的对人立体机动怎么看都像是系统开挂……


利维在心里默默地问候了弄出英灵座的抑止力全家。


“利维?”显然凯尼也认出了他,“没想到在这里我们还能对上啊,小鬼。”


“既然对上了你就该知道上一次是我赢。”利维踮起一块砖头,一脚踢作飞向不同方向的两半——


只要凯尼开出两枪,换弹药的时候就是自己出击的机会!


枪只响了一声。隆隆的闷响自身后传来,利维下意识地一踹——藏身的柱子在他头顶的高度崩裂,钢筋混凝土就像纸盒子一样被撕成碎片,哗啦啦地剥落下来。


而凯尼的另一杆枪正对着他,上面灌注的魔力之多已经扭曲了附近的空间,肉眼都能看到缠绕在枪口熊熊燃烧的烈焰……


利维尝试闪避,但无论他在空中姿态如何,凯尼的枪口都稳稳地对准了——archer的技能吗?


这一枪恐怕躲不掉。如果单纯靠两人的身体和战斗素质相拼,利维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一个阶段的凯尼,偏偏现在凯尼archer利维assassin,职阶的战斗力加成太过不平衡。


“这种感动的再会,如果你愿意叫我一声舅舅该多好。”隔了一个世界那个凯尼还是一如既往,“小鬼,抱歉呀,我只是受不了看着那家伙再死一次了。”


埃尔文濒死的画面倏地浮出利维脑海。


他苍白的脸……渐渐冰冷下去的身体……还有那固执的,举起的手臂。


有什么彻底抑制不了了。力量无端地涌出来,和悲伤一道拧成绳,将呼吸和脉搏一道锁紧。


如果在这里输掉,埃尔文就危险了。


他好不容易获得新生,就要在这里因为自己终结。


又一次。


利维一眨眼,视野中的凯尼变成了那个守在埃尔文身边的自己。


我们被诅咒了。阿克曼都被诅咒了。


凯尼从来没有说起过,但利维知道,知道他口中的“那家伙”对凯尼有多重要。重要到可以扔下亲外甥,重要到死前也念念不忘,重要到好不容易放下释怀,来了另一个世界却还是逃不掉。


“我也一样。”利维停下来,将全部的魔力集中到右手,“舅舅。”


凯尼露出古怪的笑容:“你看中的,那个埃尔文?”


利维知道他知道,点点头:“动手吧。”


枪声响起。




===========


利维vs凯尼,part1



评论

热度(35)

  1. 兰草原野萝卜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