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草原野

替嫁新娘(7)

网上闲人:

(7) 


送走老师后,米罗决定也离开城堡象老师一样游历四方。但当他刚准备好偷偷离开的那一天,很久没露面的塞维涅侯爵又突然出现了。米罗看见他时最先想到的是,他是不是知道自己要逃离这个牢笼,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侯爵看起来非常的心不在焉,连米罗的老师不见踪影他都没想到要问一下。 


“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如果你答应了,我会满足你一个愿望。比如让你离开这里,去外面生活。” 


米罗对侯爵的提议有些哭笑不得,他淡淡地说道:“我觉得这里很好,我还不想离开。” 


侯爵似乎有些意外,他的嘴唇颤抖了一下,“那……那如果我答应告诉你你的身世,蔷薇的秘密,你肯考虑吗?” 


“这个……” 


米罗犹豫了,那身世的秘密始终象磁铁一样吸引着他,尽管老师告诉他那后面会是沉重的负担和不幸,他还是想知道。 


“你要我做什么事?” 


他在考虑,如果是伤天害理的事,他宁愿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迷也不去做。 


侯爵说出了想让他假扮自己女儿的事。 


“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向非常疼爱她,而且她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实在不忍心她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你长得很像她,几乎可以说象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米罗半眯起了双眼,侯爵的话吐露出了一个重要信息,他没吭声,听侯爵继续说下去。 


“……你只需假扮她一个月,待我把她安全送走,你就想法脱身回来,到那时我就告诉你你的身世。我也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出此下策来拒绝这桩强加在我女儿头上的婚姻。” 


伯爵想瞒住他真实的意图,他想让米罗做假新娘迷惑住新郎那一方,以使他有更多的时间做反叛的准备。但是米罗只要看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在说谎,他根本不象一个会为自己儿女的幸福作打算的人。而且那经不起推敲的理由只要是稍有脑子的都不会相信。 


这么没谱的事还让我自己想法脱身,恐怕是巴不得到时候我死在对方手里吧?米罗的眸中闪过一道寒光。 


在考虑侯爵的提议前,他必须先弄清楚一件事。 


“我真的很象你的女儿?” 


“是啊!是啊!” 


侯爵连连点头,他还怕米罗不信,急忙把随身带来的女儿的画像拿出来给米罗看。米罗仔细地打量画中人与自己酷似的面容,他不得不承认,若单论长相,自己跟侯爵的女儿简直就象一对孪生姐弟。 


“她是你那个发了疯的夫人生的?” 


“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孩子,我非常爱她……” 


侯爵还想表现一下自己是多么慈爱,但在米罗讥讽的目光注视下,他收住了口。 


“我真的跟你只有一点关系?”米罗冷冷地问道,锐利的眼神直逼过去。 


“是……”侯爵神情窘迫地低下了头,“只……只有一点。只要你肯帮我这个忙,我一定把你的身世告诉给你。” 


他又加上了一句,“而且在这世上能告诉你你的身世的人也就只有我了。” 


他本来以为这句话能深深打动米罗,让他一口答应此事。但让他意外的是,米罗还是不动声色。 


“我是个男人,即使我再怎么象你的女儿,气质上、肤色上的差别也足以让对方起疑。即使你对我的死话并不在意,但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最好还是找一个和你女儿相像的女子装扮她更合适。” 


侯爵又羞又急,“如果我能找到我就不来求你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把你制定这个计划的真实意图告诉我吧。我不喜欢听人说假话。如果你还是只想骗骗我,那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为一件不明不白的事冒风险的。”米罗的话语象刀子一样尖利。 


侯爵苦着脸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吐露了实情。 


米罗仔细地听着,思绪飞速地运转起来。在答应侯爵前他必须先盘算一下计划的可行性。 


侯爵的这招偷梁换柱之计在他看来非常荒唐,而且对他的最终目的也帮助不大。首先要让头脑精明的新郎一方相信一个肤色偏深而且生气勃勃的人就是画像中那个面容苍白、柔弱羞怯的女孩就是一大难题。只要看看那个叫撒加的人对侯爵采取的几乎可称得上是滴水不漏的紧逼策略就知道要唬弄这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他说不定早就防着侯爵玩弄这一手了。 


“你为什么不干脆点直接把你女儿嫁过去呢?我认为这样做对你更有利。”米罗边想边说道。 


“我也是没办法,我的地位并不稳,如果贵族们知道我跟敌人联姻,他们就会抛弃我另立新的首领。再说我也急需要与另一个家族联姻来巩固我的地位,所以……” 


原来如此,米罗暗暗点头,这个匪夷所思的计策原来是这样给逼出来的。 


那么侯爵的计划难道就完全不可行吗?也不见得。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撒加有意要使侯爵的计划暂时得以顺利进行,也就是说撒加装糊涂,让侯爵误以为欺骗成功,那么这个计划的短时间可行性还是有的。 


现在的问题是撒加会装糊涂吗?依撒加的原计划应该是想逼迫侯爵仓促起兵,但他不会只想击倒根本算不上对手的侯爵的叛军那么简单吧,应该还想把其他什么人也一网打尽。 


听老师讲,侯爵的靠山是英国人,那么这一次被逼急了的侯爵肯定会去向英国人求助,而一直想在法兰西插上一脚的英国人也一定会派遣援军来。这应该就是撒加的另一个目的,而且是最重要的目的。所以据此推断,撒加装不装糊涂完全取决于英国人是否会按他预定的时间表到来。 


想到此,米罗开口问道:“请问侯爵,你派去英国的信使出发了吗?” 


“啊?”侯爵大为震惊,他奇怪米罗怎么会知道他要派信使到英国。 


这个少年我是不是太小看他了?如果以后他知道了他的身世后会怎样对待我呢?他的心里升起莫名的恐惧。 


“告诉我,你的信使出发了吗?”米罗再次问道。 


“还没有,因为这一向海峡突然起了罕见的大雾,什么船都出不去。” 


侯爵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焦躁不安。他知道在一时指望不上援军的情况下,如果米罗再不答应帮这个忙,他就死定了。 


“要多久才能出去?” 


“起码还要等上一个星期。” 


还要等一个星期?米罗再度陷入沉思。 


这样说来,英国人是无法按撒加预定的时间表行动了。老师曾说过,计算非常精密的计划也只有99%的成功机率,另外还有1%的意外。现在这场大雾就是1%的意外。因为信使耽搁了,那么接到消息后的英国人在准备好出发时就会遇到每年这个时候必有的不利于出航的持续数周的大风暴。这样算来,英国人出发的时间又得往后推。 


经过计算,米罗确定在英国人踏上法兰西土地前,撒加至少要装三个星期的糊涂。这就是侯爵计划的短期可行性。然而,这个计划仍有一大危险因素,那就是身为男子的他如何让人不疑心他假扮的性别。尤其是他装扮的是新娘,难免要和新郎同床共枕。米罗明白,即使对方肯装糊涂接受一个假新娘,但对新娘是男子的事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一旦性别败露,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 


“告诉我,侯爵,你打算如何让对方会相信一个气质、肤色完全不同的人是你女儿。” 


米罗心想,这是计划的第一步,如果连这第一步都无法实施,以后的就更别提了。 


“这个……我会想办法的。我可以说我的女儿就是这个样子,反正真正见过我女儿的人没有几个,这样说应该……” 


“如果对方有你女儿的画像你又怎么办呢?” 


“……那就说我的女儿以前身体不好,所以看上去病病歪歪的,现在她的身体调养好了,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侯爵有些狼狈,这个关系到计划成败的问题他也想过多次,但总找不到一个好的借口。 


米罗暗自摇头,这样愚笨还想反叛,真是自寻死路啊!看来要是答应了此事,一切都得靠自己随机应变了。搞不好,最终使自己身份暴露的会是眼前这个连自己有多少斤两都不清楚的男人。 


反复思量之后,米罗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我只能假扮你的女儿三个星期。” 


“三个星期?”侯爵怔住了,“好像不够啊。” 


“如果你嫌少,那我只好对你说抱歉。” 


“那……那就三个星期吧。” 


“好,我们就说定了,三个星期后我就回布列塔尼亚找你。现在请你以上帝的名义发誓,你将遵照约定!” 


“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 


就这样,米罗离开了城堡,来到伯爵的一个情妇家里接受如何做一个上流社会的淑女的严格训练。能不能完美地扮演一个淑女对他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事。 


两个星期前,侍女艾伦来到了他的身边。她因谨言慎行而被侯爵挑选出来帮助米罗完成这一骗局。侯爵对米罗的身份做了隐瞒,只告诉艾伦米罗是他的一个私生子。 


米罗从艾伦那里了解到侯爵家的一些事情。侯爵的妻子的确因疯病而被侯爵关在了城堡的塔楼里,两年前她因得了严重的肺炎而去世。她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朱丽叶特小姐。因为婚姻上的失意,更因为担心侯爵其他的情人为侯爵生下男性继承人,而使自己的女儿利益受损,侯爵夫人发了疯似的到处搜索侯爵的私生子,一经她发现,必收买人去斩尽杀绝。 


“米罗少爷竟没被夫人发现真是有幸运啊!”艾伦感叹道。 


闻听此言的米罗只有暗自苦笑,同时他为那个为了保护女儿利益而疯狂的女人感到难过,心中对她的恨意消退了些。 


因为有与朱丽叶特小姐酷似的容貌以及侯爵怪异的反应,米罗猜测自己的父母中的一人说不定就是侯爵的兄弟姐妹。 


“侯爵有几个兄弟姐妹?“他问艾伦。 


“侯爵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 


“真想见见这些亲戚啊!”米罗露出一副渴望的表情。 


“那少爷要失望了,因为您的叔叔十三岁时就得结核病死了。您的大姑姑入修道院修行已经有十六年了,那个修道院是不接见男客的。您的另一个姑姑嫁到英国也有十来年了,因为和侯爵的关系不太好,回布列塔尼亚的次数加起来不超过五次。” 


前两个肯定不是,第三个…… 


细打听之下,米罗得知侯爵的小妹在自己出生那年才不过十二岁。这个也不对。 


米罗心中有些失望,但还是不死心,又问道: 


“那还有其他的亲戚吗?” 


“有啊,不过都是些地位低下的远房亲戚。侯爵很看重门地,所以与这些人几乎没什么来往。” 


看来是无法在这些人中找出一个与自己有关联的人了,米罗微微摇了摇头。 


他转念一想,既然侯爵放心让艾伦到自己身边来,那就是有绝对的把握自己无法从艾伦那里打听到有价值的东西。既然如此,那自己就排除杂念,认真扮演好假新娘,以待将来侯爵兑现诺言。 


就这样,米罗开始了他平生的第一次历险。 



评论

热度(52)

  1. 臭猪宝宝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月光宝石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兰草原野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